聚师网教育笔谈| 好久不见 你 好不好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一句歌词,道出了那些年我们失去的梦想、“失去的”玩伴。

生命是可悲的,即使缤纷夺目,即使锦绣繁华,但,终迎凋零。

生命是可幸的,即使荆棘坎坷,即使乾坤难测,但,终迎利涉大川。

无论结局如何,无论过程是否“风顺”,我们,都会伴随着每天的晨露夜凝而失去一些“羁绊”。在这个时代,人,是孤独的。之所以会这样去说,并不是因“80后”而一声叹息,更多的,是背后属于夜晚的孤独。

成长中的我们,就像一场盛宴,人声鼎沸、佳肴美酒。宾客之间的相簇而谈,映照了那些人生中的各种快乐心酸。而那些嘉宾门客,对应着我们那些曾在回忆中出现过的玩伴亲朋。

越是繁华,越是凄美。经历了盛宴,面对黑夜的宁静,深眸里,更多的不是点点繁星,或许更多的是惆怅与迷茫。一根接一根的香烟,一盏接一盏的烛闭,望着路上依稀的车灯,回忆中的身影也慢慢的清晰。那一霎,即便是“吵架拌嘴”、“竞争较劲”过的小伙伴,也成为了最宝贵的天衍地造的珍石。

不知不觉,酒,从最早“与神交流”的神职作用发展为了感情宣泄的介质。无论是酒德如何、无论是酒后言愁、无论是把酒当歌,人,只能在这个社会下藉由“酒”,去做回自己,忘却与回忆,迷失与真谛。

社会,人与人之间多了一分“科技”,少了一分“邻里”。这个时候,或许,动物们的生活才是我们所向往的生活。没有手机,没有网络,也没有科技,只是单纯的在自然法则下择群而栖。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尔虞我诈,只有单纯的斗争或是“兄弟”。科技,让我们可以远距而视,也可以让我们“秀出自我”,但,某一晚的惊醒,带着眼角的泪痕才发现,那些人早已身影模糊,那些与我们一起快乐、痛哭的人,慢慢的不再联系。

罗大佑的《童年》,或许唱出了经历过“旧社会”的人的心声,唱出了对记忆里的人的思念,唱出了曾经执笔而书为了与你说句话的渴望。科技的进步,写字也渐渐的失去了那重要的意义。古人“见字如见人”,既表达出了“字如其人”,也表达出了书人的状态。

好久不见,你,好不好?可否记得田地里我们一起抓虫的身影,可否记得我们一起爬树翻墙的胆怯。

好久不见,你,好不好?我,好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