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师网教育戏说坊|不任性了好不好?

聚师导读:孟浩然是唐代著名的大诗人,他不仅文采出众,而且也是一个颇具真性情的人,他豁达潇洒,重情重义,在四处求仕的过程中,他结交了许多的挚友,王维、李白还有王昌龄等大诗人都是他的好友。由于古代交通并不如我们现在这般发达,因此孟浩然与这些挚友并不能常常相见,在隐居时,孟浩然常常会面对着满园的美景,思念起挚友来。

聚师诗坊:

夏日南亭怀辛大

唐 孟浩然

山光忽西落,池月渐东上。

散发乘夕凉,开轩卧闲敞。

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

欲取鸣琴弹,恨无知音赏。

感此怀故人,中宵劳梦想。

聚师译站:

傍山的日影忽然西落了,池塘上的月亮从东面慢慢升起。

披散着头发在夜晚乘凉,打开窗户躺卧在幽静宽敞的地方。

一阵阵的晚风送来荷花的香气,露水从竹叶上滴下发出清脆的响声。

正想拿琴来弹奏,可惜没有知音来欣赏。

感慨良宵,怀念起老朋友来,整夜在梦中也苦苦地想念。

聚师点睛:

这首诗是孟浩然在夏日乘凉的时候写的。在夏日傍晚,月升日落的时候,我沐浴完毕,披散着头发开窗乘凉,阵阵微风伴着花香吹来,风吹过竹林,竹叶上的露水被风吹落,发出清响。这种情景多么适合弹奏一曲啊。但是无人欣赏,又有什么意义呢。我的老朋友啊,你我也只能在梦中相见,一叙旧情了。

这幅孟浩然描绘的夏日美景带给了我们一种清凉、闲适的感觉,读之如沐清风。除此之外,我们也可以感觉到孟浩然隐居时的孤独,一个披发乘凉的孤独隐者形象跃然于我们眼前。但是如果我们细细读来,我们可以从中发现一个极为细小的秘密:诗人虽然把夏天描绘的如此舒适,但内心其实是不太喜欢夏天的。何以见得呢?我们可以看到全诗的第一句:山光忽西落,池月渐东升。大家有没有发现两个反义词?没错,就是“忽”和“渐”。日和月给人们带来的感觉是一快一慢,为什么呢?其实是因为在这炎炎的夏日中,“夏日”可畏而“忽”落,明月可爱而“渐”起,作者借此表现出了一种心理的快感,对月生日落,炎热散去的期待。

聚师热评:

孟浩然死在了他的任性上。一日,大病初愈的孟浩然听说好友王昌龄来拜见,阔别多年相逢,自然免不了一番促膝长谈,通宵畅饮。孟浩然全然把医生对他不可喝酒的叮嘱抛在脑后。于是,在王昌龄刚刚离开没多久,孟浩然便旧疾复发,不就不治而亡,仅仅享年51岁。满腹才华,任性真挚的孟夫子,可悲,可叹。

孟浩然论才学,论人品,都高人一筹,却一生无官,只能空叹。最终,更是由于自己的任性,葬送了生命。这种真性情为孟浩然带来了千古美名,但也同样为他带来了一生无为。生前事抑或身后名?引人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