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因果的弥撒

卅年。卅,古人对三十的称呼。

在写这篇内容的时候,我想了很久的标题和撰文风格。关于标题,无论怎么样去落笔,都无法去形容那份光阴背后的辛酸与甘甜,也无法形容光阴背后的年华流逝。墨书反复,卅年,最短的词,最深的情。而关于内容,我不会去“鸡汤”,也不会去“煽情”,只会写出令我眼角泛泪的那段感触。

人生沧海一粟,几多光阴可渡…

对于女人,年华,是最为珍贵的财富。曾经拼命想要抓住,却指隙间默然流走,如那永远捧不住的沙一样。

作为一名女人,在这个社会有权去选择惬意的生活。无论是德、是才、是貌,如一抹唇胭,内敛,却又撩拨心弦。

无意之间,通过新闻,知晓了一个女人,一个平凡,一个渺小,一个本应锦绣却满手沧茧的女人。

关于这张内容的正式首图,思虑很久。有很多的画面都能体现出这个女人的不凡,更有太多画面能体现出这个女人的伟大。但这张最简单的、最模糊的、最母性的画面,也恐怕是最为震撼的。

杜秀兰,四川巴中地区教师队伍中的一员。始龀之年,祸失右臂。靠着异于常人的坚定毅力,完成学业。山里的孩子,最终还是选择了那片孕育了自己的山。教书,育人,当爹做母,这一晃,已年近半百。三十年的教书育人,三十年的挑水担担,三十年的沧桑蹉跎,这三十年,背负了太重,太多。

如果对孩子来说,什么才是感官上的那份安全与信任,莫过于坚实的臂膀和温暖的关爱。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小时候上课老师所讲述的“印随现象”,小鸭子会认准并追随着妈妈而行。妈妈对小鸭子来说,是无上的安全。寒风凛冽,鸭子妈妈也会用最温暖的肚腹给孩子们遮风挡雨,严寒酷暑,鸭子妈妈也会用最充足的口粮给孩子们果腹充饥。

这位平凡又普通的女人,这位简单又坚强的“母亲”,这位单纯又不馁的老师,一个画面,却感触到了多少的心灵。

对北京的向往,对天安门的憧憬,可能我们是源自于文化,源自于旅游等方面。而对于山村的孩子来说,那是一份对未来的渴望,对未来的憧憬。“走出去,带回来”,每一位孩子,虽未经世事,却心系着自己的家。以前,我曾走近过山区,那是一个云南比较偏远的地方,在楚雄附近。那里的孩子真的非常单纯,非常热情,用最童真的笑脸去款待了我。临别时,我曾问过他们最想做什么?在未来,想干什么?很多孩子给我的答案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他们想挣钱,而原因,却是给山里的孩子带来他们这一代所向往的书籍、零食和那些课本中所见的点点滴滴。另外一部分孩子,也是想挣钱,不仅是上述,还想给他们的老师换一身新衣裳,给孩子带来更多的物资。问他们为何给老师买衣裳时,他们说老师把钱都给他们用了,自己从没换过衣裳。

简单的几句话,简单的不属于孩子的几句话,你无法想象那一刻对我的震撼,你也无法想象一个向来“刚硬”的我会瞬间泪流满面。

其实,这个时代并不缺少“英雄”,只是这些“英雄”都在默默无闻的扎身在艰苦的一线,未曾谋面而已。他们承载着山里孩子们一代代的希望,他们承载着最艰苦的工作,他们也承载着祖国的未来。就像这篇内容,我能做的,只有无上的敬意与绵薄的相助。

6岁失臂,16岁投身山区教师,教书30年未曾言弃。

杜老师,谢谢有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