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人民网近日报,山西出台意见,要求全省所有县(市、区)2020年全部实行义务教育教师“县管校聘”管理改革,即编制部门负责核定编制总量,人社部门负责核定岗位总量,教育部门统筹管理教师,学校按岗聘任、聘期管理。

伴随着国内义务教育的需求量扩大,“县管校聘”的义务教学方式应势而生,其初始的宗旨是加强教学资源力量的平均分配,将教学的质量、水平等元素的差异性降低,保障义务教学学生的全面化学业发展,也保障各地的教学水平均衡,同时促进老师和校方的“学校属性”剥离等。

自2017年,贵州省贵阳市浦江县在全县41所公办中小学整体推进了“县管校聘”管理改革试点工作以来,全国各地更加加强了有关方面的调整与工作的改进。

改革所带来的是,资源的合理调配与补充,合同聘用制的健全,事是好事,打破了“编制”的制约,对宏观环境来说是一个强有力的“调和剂”。但,说到微观环境的话,对即将加入教师队伍或已经成为教师的朋友来说,又会有什么样的“抉择”,很多人都存在了困惑。

有关于“县管校聘”的相关消息与网友反馈,大家可以自行搜索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但,我会基于我几位“圈子里”和“圈子外”朋友们的观点,结合一些教师网友的真实反馈与我自己的真实体验,拒绝“大道理”,聊一聊我眼里“小城市”的“准”教师从业选择。

从就业出发

“县管校聘”,对于“准”教师的影响相较于已为教师的朋友来说或许更大。将“准”教师人群进行属性拆分,其中可分为意向备考教师资格证与已备考教师资格证。

意向备考教师资格证

首先,我了解到的很多来自“小城市”,准备去备考教师资格证的朋友大部分是基于一个“稳定工作”的选择性心理。这一点,没有任何问题。而学校任职,相对于取得教师资格证后的所有可选从业项来说,恐怕是“最优”的选择。

那么,“县管校聘”制度改革的执行,其实会刺激学校的人员流动与淘汰机制落实,这个时候就会出现人员缺口,那么只要专业对口、能力较好,就有机会去进入公立学校去任职一名教师。而稳定职业加上稳定的单位,就可以形成稳定的生活与工作动力,促进“小城市”的教职人员身心稳定,也间接地提高了学生们的学业水平。

人员的缺口所带来的职位的补缺,对于身处“小城市”面临就业的选择,有意向去备考教师资格证从业的朋友们来说,可谓是一件利好之事。相比于对其它产业的选择,从业于教育产业,或将更加坚定。

已备考教师资格证

该事件对于这一属性的人群比较特殊,或许会带来“选择性障碍”的现象产生。之所以这么说,已经备考教师资格证的朋友,基本上都是存在了一个“既定目标”。之前,“县管校聘”仍存在很大的“校编”制约因素,人员的满配饱和,使得人员缺口无法被合理打开。再加上薪资待遇等诸多方面的因素,我所了解的很大一部分朋友都会选择大一些的城市公立学校任教或者教育机构任教。

而“县管校聘”的制度改革,间接使得教师人员具有健全的退出机制与流动性,不会在收到如“服务期”等方面的限制。公立学校的任职,对“职称评定”具有决定性作用,也对未来退休后的生活有着直接性的保障。

所以,对已备考教师资格证并想加入教育产业的朋友们来说,改革,意味着对就职于公立学校的选择可以更为稳定、更为坚定。

从社会出发

关于人文

“县管校聘”,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落实工作会不会“变味道”?关于这一点,尤其是在百度贴吧等社交互动平台上反应尤为强烈,甚至爆出了一些所谓的事件去“印证”其观点。对于这件事,我觉得可以无需担忧。

所谓的“内幕”与“怪象”,我认为无需置辩,更不可置辩。事件的真实性与否,事件的当事人真实性与否,事件的目的性与否,“一花一世界”。对于这一点,言多必争,请允许我引用一位网友的反馈原话:“我选择接受一切,因为我是教师。我选择忽略一切,因为我是教师。我选择奉献一切,因为我爱教育,爱我的学生们,爱华夏的民魂。”

关于解读

其一,我们从宏观的角度去讲,国家政策规定的出台必然是基于宏观调控与全面化分析等方面所为,“县管校聘”,加强了教学资源的合理分配,确保了各地学校的均衡性发展。而且,“校管县聘”的改革亦更加促进了合同制式与“编制制式”的更替,加强了教职人员任职自由性,促进了就业循环与发展。

其二,“县管校聘”的改革促进了各地方教育水平的提升,间接地提升着各地方的经济发展水平、社会秩序稳定、“扶贫脱困”的工作执行进度等。虽然是社会发展中很小的一环,却是最根基的环节之一。

以上,仅仅是很少的一部分观点,希望各位阅览者可以不吝赐教。其实关于“县管校聘”改革这件事,我们还可以从学校的角度去解读和理解,也可以从学生的角度去理解,等等。

综合来说,如果你想还在迷茫于就业的选择,还在迷茫于是否备考教师资格证,还在迷茫于是否任职于学校,请安心地去做吧,教职人员的保障,将会越来越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