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教师资格证
作为一个即将进入小学的音乐老师,我既期待又迷茫。在上大学的时候我随着大流考取了教师资格证,之后按部就班的参加招教,对于我来说做个老师似乎只是一份稳定的工作,教的科目又是没有升学压力的音乐课,这一眼就可以望到头的职业规划让我很迷茫,不知道能做什么,也找不到职业幸福感。

后来偶然间读到了一个日本学生涩谷新的故事,让我对教育和自身力量有了新的审视。涩谷新是个普通的男孩,却在15岁变成了飞岛的“岛宠”。飞岛是日本一个十分偏僻的海岛,岛上几乎都是65以上的老人,因为年轻的孩子都选择到大城市去上学,所以岛上唯一的飞鸟中学关门许久。为了让涩谷新可以继续读书,居民们自发集结了五位老师,飞鸟中学被认真的从新操办了起来。所有老师都密切关注着他的学习,一对一的指导着他的化学课、声乐课和剑道课等等,就算是考前动员校长也亲历亲为没有一丝懈怠。

老师们还关心着他的身心发展,从税务局请来讲师为他普及日元知识,专门请外教辅导他的英语发音,甚至岛上的老人都动员起来陪着他学习捕鱼和收割蔬菜,锻炼他的生存技能。怕他独自上学感到孤单尽量安排他去别的学校参加运动会、歌唱赛等活动,没有人因为学校只有他一个学生而敷衍对待。

在涩谷新的毕业典礼上,从校长到老师全部盛装出席,还有很多岛上居民特意赶来参加。他在毕业致辞中讲到:“虽然没有前辈和同年级的学生,一直都是一个人,但我并没有感到孤单寂寞。”

教育,教师资格证
飞鸟中学每位老师的力量都很微小,却撑起了这间中学,为这一位学生的学习生涯保驾护航。这让我深有感触,真正的教育是发自内心的热爱教学,尊重学生,不因为学生只有一位就懈慢对待。这些“特别的”临时凑在一起的老师,身上有一股诚挚的匠人精神,他们身体力行的让这偏僻海岛上的学校盛开着芬芳的教师魂。这种教师魂鼓舞着我,虽然我是一名小学老师,但是从我做起,从基层教学开始,也可以培养和教育学生,找到职业幸福感,最终实现自身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