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高中时代对于小六来说,不过是又一个等待“长大”的三年。小六成绩并不算差,用他自己的话说:“当时中考,我闭着眼睛不还是考上了一中?”然而在所有教过他的老师眼中,小六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差等生”:与同学冲突、打架、旷课、抽烟等等陋习他无一不沾,老师们对此也无可奈何,谈及小六时总是纷纷摇头。

下马威

很快,高中的第一节课到来了,高一7班的门被推开,一名个子不高,有点微胖,戴了一副眼镜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转身在黑板上写下“欧阳笙”三个大字,转身说道:“同学们好,我姓欧,名阳笙,不是复姓,我是你们的班主任,你们高中的第一年,有可能有些同学的高中三年都会由我来带。”同学们听到这个独特的名字发出了笑声,笑声中只听一声“报告!”小六笔直地站在门口,腋下夹着一本韩寒小说集。欧老师微抬一下眼皮:“进来,把书放在讲台上!”小六笔直的腰杆仿佛突然间泄了气,成了那副日常的“浪荡”模样,语调有点轻浮地冲着老师说道:“老师,我课余时间看点文学的书怎么您也要管呢?”老师抬起头,刚才的笑颜早已全然不见,加重语气又说了一遍:“放过来!”小六只得悻悻地走到讲台前,把书放了上去。初次见面,小六便与欧老师结下了“梁子”。

谢谢您,老师

放学之后,小六早早地便回到了空无一人的家中,“谋划”起了他的“复仇大计”,当天晚上,小六便从家中,实施他的大计。第二天,学校的大板报上出现了“韩寒牛*”的字样,当然,欧老师立马便猜出了是谁干的,他把正在沾沾自喜的小六叫到了办公室:“教导主任已经知道是你了。”原来,小六千算万算,没有想到板报前竟有摄像头,小六的一举一动被尽收眼底。

无奈,欧老师带着小六到了教导处“负荆请罪”,面对着空无一人的办公室,欧老师掏出了电话拨响了教导主任的号码,电话通了,欧老师立刻面对着空气做出了立正的姿势,言语中竟有些乞求的感觉,小六此时竟觉得鼻子有些酸。挂掉电话后,欧老师的手朝他的头伸了过去,小六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但欧老师只是轻轻地抚摸了他一下,说道:“没事了孩子。”

后来

后来的小六,再也不“混”了,多年之后的他,成为了一名老师。他常常在酒后说起这件事情:“那一刻,我第一次感觉到了父亲站在我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