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滇南木嗅

苗,世人闻其貌,寥识其骨。

问过很多朋友是否知晓云南、是否知晓苗疆一二,获其详者寥寥无几。而那些能促膝长谈的朋友,很巧合的差不多都是源于对小说、散文中那个“云南”、“苗疆”的憧憬为始,走到了当地,也爱上了当地。

若言云南,我很好奇,屏幕前的朋友,你会想起何地?会想起何事?会想起何人?

之所以我会提起“苗”,并不是想像小说散文那样从人文或者风闻轶事着手去言述“她”的神秘,而是想用这个最简单最纯粹的字,去概括对“她”最纯真的感情。

“苗”,可以是一个人、一个地区、一种文化,同时,也可以是一种乡愁。

如果你来到过苗疆区,无论是古苗疆还是近现代,也不管是广义还是狭义上的苗疆,便能感受到苗人特有的盛情。这一点,与壮族或者黎族兄弟们很相似。天为父地为母,人和以居,我们延续着咱们“老祖宗”对自然的崇敬与向往。

在这里,你可以体会到融入到自然的感受,仰望便可视繁星,轻嗅便可识花香,浅聆便可闻蝉鸣。

在这里,你可以细品到天然的甘味,你可以浅酌到精酿的美酒,你可以朵颐到诱人的野味。

以上,并非作为一名游客,也并非作为一名“熟识”,而是仅仅作为一名“族人”便会受到的盛情相待。而“族人”,意为黄皮肤的华夏人。这里需要题外话一句,华夏人并不涉及非神话传说的表述范围,如华夏部落与大巫部落,所指为近现代史的广义“华夏人”。

年少离乡的我,无法用华丽的词藻去描述那份对家乡的“爱”,也无法将这些碎片化的“爱”拼凑完整呈现于前。如果你来到了云南,来到了苗区,请抛开琐事去体会“她”的美,体会那份“苗”所独有的“天性”与“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