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求学过程中的初中时代,往往我们刻板偏见的会想到年少、不羁、叛逆等等一系列的非褒义词汇,而之所以如此,主观不谈,客观则在于其所处的环境的所致。

广西北海,一个不大的城市。而这个城市,也是我的归乡。曾几时,独坐在窗边,眼望着点点的繁星与阑珊的街道,出神之间会浮现出年少时的嬉戏玩伴,也会出现家门前那棵承载着我童年的菠萝蜜树。

与城市的孩童不一样,我的童年里没有“趣多多”也没有“珍宝珠”,有的是田间的蛙鸣、乡间春雨后的泥土芳香、小卖店前五分钱汽水的玩伴之间分享。慢慢的随着光阴的流逝,踱步走入了校园。小学的伙伴与儿时的伙伴并没有太多的出入,那时的我们也并未有现在“报班”或者课业的压力。放学铃后,结伴而行的我们总会在夏季池边去抓虫斗阵。走入初中后,心智也开始有了开化,而这时,也有了喜欢一个人的感受。当然,那份感受可能还更多的是基于原始的好恶,或是能否聊到一起。而基于对异性的喜欢,则是从初二开始产生的萌芽。可那时的我们,没有能力也没有认知,当“感情”出现了裂痕,处理方式更多是原始的发泄或是把愤怒转向他人,再加上这个年龄特有的不羁,有些人,或许不再出现眼前。

与很多人一样,初中时代,对自己的授业教师其实更多的是一种“托付”与“期待”,希望“这个人”可以给自己引导,无论是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还是对“人性”与社会的认知。往往,我们并不是真的要叛逆,而是自己的感情无法得到合理的引导从而进行官能性的宣泄。我也曾问过很多那时玩伴,叛逆,属于那个年代,可谁都不曾真想如此。

到了初三,很庆幸那时的教师对我们更像是一个“兄长”。不仅仅是课业上去传授我们,而生活与价值观上,更是对我们像一个“大哥”的身份。我记得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当时我们作为学校出名的“叛逆班”变成了“兄弟班”,大家也都从“荒废学业”变成了热于探索学识,成绩也全都慢慢的变好。时至今日,我和我那时的同学们都记得当时教师的一句话:“如果你成绩不好,是我作为教师的失职。如果你不知如何做人,那是我人性的失职。”

“初中生”对一名教师是否“够格”的评定标准更多时候可能是基于自然法则下,之所以这样去说,也因为这个年龄段是对自然和社会开始形成价值观的年纪。社会价值观在这个年纪可能还接触的不多,所以,对自然的探索、对自然力的向往崇拜、对人性的引导价值崇拜,是这个年纪可能更在乎的东西。初中教师,在学生眼里也希望是一个“兄长”或者“大姐”的身份,而不是一名刻板的“背书”人。

写了上面这些牢骚的感受,冒昧地借聚师网这个平台去抒发,其实也想能得到更多的友人的共鸣而聚。往往,灯火与繁华背后的孤寂,就像那段歌词所唱:越长大越孤单,越长大越不安,也不得不打开保护你的降落伞,也突然间明白未来的路不平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