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是属于风的季节,也是属于那些聚师网友的季节。

厚重的棉服,俏皮的丸子头,略带稚嫩的她就这样在凛凛寒冬中迎风摇曳地前行。已经来这个城市半个多月了,工作还是没有一点头绪。一次次的面试成为了一次次自我的否定,否定着她的努力,否定着她好不容易才狠下心来到城市的决定。

伴随着呼啸的风声,手机里传来了她疲惫的声音:“感觉每天的意义就是让自己觉得今天比昨天更糟。”我总是回答她:“不管怎么样,都要坚强!”不知道是不是我这种“乐天派”的心态感染了她,渐渐地,她似乎不再那么焦虑了。尽管仍旧一次次碰壁,但她却开始学起了吉他,写出了“不要迷惘,不要彷徨”的歌词。

命运总会给不放弃的人奖励。终于,她兴奋地打来了电话:“我被录取了,做行政,我想试试。”我知道这不过是她的妥协。受家里的影响,父母都是老师的她其实一直梦想成为一名老师,站上讲台。之前地碰壁主要是因为没有教师资格证。

果不其然,工作第一天,她便对我发起了牢骚:“这份工作完全不是我想要的,太枯燥了,我还是喜欢当老师,喜欢站在讲台上的感觉。”我笑她是不是有点太孩子气了,第一天上班就这么着急地想放弃。她却留下一句:“你不懂。”便很快辞去了工作,重新扎入了浩浩荡荡的求职大军中。

北方三月的风总是很急,似乎只有“掠境而过”,才能彰显它的“存在”。每每这个时候,总会有几条略显枯涩的树枝会乍现出鲜艳的花蕾,娇艳欲滴,播送着春天到来的气息。她,这时候不再那么着急去找工作了。教师资格证成为了她每天挂在嘴边的词,她开始通过上网搜索到教育备考机构进行备考的学习辅助。看起来她已经习惯了这种漂泊的日子:每天投递简历,然后一个人学习、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逛街、一个人等待。

几个月后,我在睡梦中接到了她的电话,还没来得及为她担心,电话那头便传来兴奋而熟悉的声音:“我教师资格证考试通过了!”拿到了“梦想”的通行证,接下来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起来,她投递的那些教育企业陆续发来了回音。通过自身知识的积累与相关技能的不断提高,再加上有“准入许可证”之称的教师资格证“加持”,她顺利的通过了公司的面试,成为了广大教师队伍中的其中一名。

凌厉的寒风伴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渐渐消退,整个城市换上了新装,重新焕发勃勃生机。那几枝盛开的桃花早已伴随着春风的沐浴结出了诱人的果实。再次见面时,她动作端庄大方,谈吐有条不紊,已是为人师表的样子:“不管怎么样,都要坚强!”